教育网官网怎么样

教育网下载

159-3456-2110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典型调查法在文学研究中的运用

发布时间:2019-06-14

  高黎贡山地处怒江大峡谷,坐落于怒江西岸,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夏更生说,中国政府正在研究2020年后的减贫战略,将立足中国国情,不断借鉴国际成功经验,加强与国际机构合作,探索解决相对贫困问题思路举措,推动中国扶贫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10  国家医保局会同财政部日前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障工作的通知》,要求稳步提升待遇保障水平,大病保险政策范围内报销比例由50%提高至60%。通知明确,2019年城乡居民医保人均筹资标准整体提高60元。

典型调查法在文学研究中的运用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20世纪80年代以来,科学技术方法被逐渐引入到文学研究领域中,一些自然科学研究术语及范式引起了文学研究者较大的兴趣。

在这众多的方法创新中,典型调查法的运用尤为突出,涵盖了文学研究的各个专业,特别是在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随着作家及作品量的几何级增长,这一方法日益显示出其有效性。   “典型调查,是指从调查对象的总体中选取一个或几个有代表性(不一定在总体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单位进行全面、深入的调查,目的是通过深入地‘解剖麻雀’,以少量典型来概括或反映全局。

”(王学川、杨克勤《社会调查的实用方法与典型案例》)由此可见,典型调查属于非全面调查,这种方法的运用基于调查者的特定目的,针对性强,用时量少,有时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任何理论及方法都具有约束性条件,典型调查也不例外。 它毕竟主要基于数理统计及分析,在文学研究中虽然蓬勃兴起,但其本身固有的缺陷以及运用到文学领域可能出现的问题,值得文学研究者高度警惕。

“典型调查的主要局限性在于它的调查结果取决于调查的对象,即‘典型’的选取以及调查者本人对问题的主观认识。

对于那种出于有意或无意的,从并未反映总体情况的‘典型’所得的调查结果就容易造成认识的偏差,从而导致决策的失误。

至于为了验证自己的某个论点而有意地选择所需的‘典型’或事例进行的调查,则更无科学性可言了。

典型调查的另一个缺点是由于这类调查通常规模较小,故一般只有定性意义而得不到有关总体的定量结果。 ”(冯士雍、施锡铨《抽样调查:理论、方法与实践》)因此,在文学研究中引入典型调查法,不能因为方法的创新而忽略了其局限性,需要以辩证的眼光来看待这一方法。   典型调查属于统计学范畴,在文学研究中常常以副标题的形式出现,例如“以……为中心”“以……为例”“以……为对象”“由/从……说开去”,而主标题往往是一个体量较为庞大的命题,这样就可以通过对副标题所选取的样本进行深入分析,来获得对主标题所提问题的把握。   在众多中国文学期刊中,我们采取随机抽样的方式,抽取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07年第1期至2017年第4期,总计100期,共计2142篇论文。 发现采用典型调查法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整个中国文学趋势相似,其中,标明“以……为中心/为例/为对象”等共计109篇,占比大约为%,另外,从研究趋势上看,这十年间100期论文中,运用典型调查法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论文大致上呈上升状态。   运用典型调查法的论文数量之庞大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通过分析,我们发现利用典型调查法较多的论文主要是研究大的作家(如“鲁迅”)、大的文体(如“小说”)、大的时段(如“清诗”)、大的作品(如《红楼梦》)、大的问题(如“女性”)等。

这样“以点带面”的方式显然与系统科学有着密切关联,典型调查法利用对部分的研究来窥探整体,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系统论运用到文学研究领域的一种体现。   系统论在20世纪80年代引起文学研究者的广泛兴趣,特别是在对作家作品的分析中,研究者把作家的社会活动以及时代背景等外部因素,都纳入了解读作品的坐标系中。 典型调查法尽管需要考察一定量的样本,但从本质上而言并不属于定量分析而是定性分析。 文学研究属于人文社会科学,重点考察人在社会中的心理、情感、生活等较为感性的一面,因此,定性分析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反而比定量分析更为妥当。

“定量研究源于自然主义,接近于科学范式;定性研究从属于人文主义范式,力图对社会生活的自然场景加以整体理解和解释。 ……总的来说,定量研究在结果上具有概括性和精确性,但对社会生活的理解缺乏深度;定性研究可以获得深入理解社会生活的丰富细致的材料,但难以推及整体的社会运行状况。 ”(江定华、水延凯《社会调查教程》)其实,这并不影响典型调查法在文学研究中的运用,因为许多文学作品的意蕴较为丰富,所表达的主题也较为复杂,只要所讨论问题是其中某一个类型即可。   我们抽取了一篇运用典型调查法研究文学的论文作为经典案例剖析,试图从“实证主义”的角度来完成对其方法论合法性的论证。

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有以器物及其制作经验来喻文的现象,与以自然物喻文、以人喻文、以锦喻文三大经典范式共同构成了中国文学批评的象喻传统。 闫月珍在《器物之喻与中国文学批评——以〈文心雕龙〉为中心》一文中,通过对“匠”字做词源学意义上追踪,引申出工匠在中国文学审美意义上的内涵,并统计出《文心雕龙》中“规矩”“定墨”“雕琢”“熔铸”“熔钧”“陶铸”“陶染”“机杼”“斧藻”等术语出现频率,从而把“工匠”与文学活动中的作者自身、创作构思、艺术锤炼等关联,最终得出“器物作为人文意义上的实体,同时又是形而上之道的显现”,最后总成为“一种普遍性的文学经验”的结论。

通过对这篇论文的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典型调查法对于解决宏大问题的优越性,可以节省研究者的时间与精力,又能得出令人较为信服的结论。

  通过数理统计及分析和经典案例的研读,我们能够较为直观而全面地认识到典型调查法在文学研究中的运用情况,也对这一带有“科学主义”色彩方法的优点有了深刻体会。 “科学主义是唯科学模式与方法是从的认识和研究原则,科学主义使中国现代文学理论走向知识化、专业化、系统化、学科化”,同时“促使理论形态也由古典直观形态走向现代逻辑形态”(张清民《科学主义与中国现代文学理论的兴起》)。

但是,科学主义在中国文学研究过程中又出现了不少负面影响,根本原因在于自然科学的研究范式不可能完全移植到人文社会科学中去。

典型调查法尽管在文学研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文学是人学,而人的思想情感、价值观念、心理活动等都是千变万化的,即使同一个作家的作品风格也不尽相同。

这样就需要对典型调查法所得结论的适用范围作出尽可能精确的界定,否则,可能会出现以偏概全的后果,这一点需要文学研究者保持警惕。

  (作者单位:兰州大学文学院;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

  钓到的罗非鱼和鸡翅还有猪排一起烤,味道杠杠的。